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福利 聊天群 我夺舍了大唐太子 宦海弄潮 绝世老神医 官场之权色 网游之三国无双
无垠 神羽战尊 如来必须败 神秘让我强大 斗破之无上之境 继父 
首页 > 资讯

第279章:入冬【二合一】

发布时间:2021-04-09 08:44:19

本网提供更多了贱宗首席弟子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张氏虎子》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279章:入秋【二合一】在线深度阅读。大致的规划有二点:其一,想办法请回魏普所创建的另外一支共济会;其二,铲除黑虎贼。。

>>>《赵氏虎子》章节目录<<<

《 第279章:入冬【二合一】》精选

虽说为定下了‘铲除黑虎贼’的短期目标,但杨定也明白此事不可操之过急,毕竟那伙山贼……

着实不那么简单!

当日下午,杨定将县丞郭治与县尉高纯二人请到自己的廨房,向二人阐述了他对叶县的发展规划。

大致的规划有二点:其一,想办法请回魏普所创建的另外一支共济会;其二,铲除黑虎贼。

听到这话后,郭治、高纯二人面面相觑。

虽说听了杨定的讲述,二人也看得出来这位新来的县令试图重振叶县,但他二人着实没有什么把握。

铲除黑虎贼一事就不用多说了,昆阳县剿了两年余,期间还有恰逢此事的章靖将军参与,甚至于,前一阵子南阳将军王尚德还直接派了两千名兵卒前赴昆阳剿贼,可即便如此,黑虎贼还是无法根除,可见想要铲除这股山贼的难度。

而相比较铲除黑虎贼这件事,请回魏普所创建的另外一支共济会,则更是难上加难。

这不,郭治摇摇头说道:“大人的想法虽好,但卑职认为,那魏普恐怕不会回到叶县,而吕匡,也不会容忍魏普那群人返回叶县……”

听到这话,杨定便想起了上午与吕匡的对话,对郭治解释道:“县丞有所不知,午前我请吕老贾前来县衙时,便曾与他提过此事,他表示,倘若县衙能够铲除黑虎贼,他愿意考虑一下。”

“咦?”

郭治愣了愣,旋即微笑着摇头说道:“倘若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承诺,我劝大人还是莫要抱太大的期待。……大人可能有所不知,当年赵二公子过世后,吕匡与魏普二人为了争抢对共济会的控制,大打出手、反目成仇……”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当时县衙也曾出面劝阻,奈何当时毛公亦过世了,没有毛公坐镇,那二人根本不听县衙。……今日吕老贾向大人做出许诺,我想多半是他出于对黑虎贼以及昆叶互利会的恐惧,等到他冷静下来,他恐怕就会反悔了。”

从旁,高纯亦感慨地摇头道:“那吕匡,绝不可能请魏普那些人返回叶县。”

听到这话,杨定这才意识到吕匡与魏普二人的矛盾远在他的想象之上,他想了想问道:“倘若毛老夫人出面,亦不能劝说吕老贾与魏老贾出面么?”

郭治摇头说道:“除非毛公再世,亦或是赵二公子复生……吕、魏二人,唯独敬畏这两位,但大人也知道,毛公也好、赵二公子也罢,皆已不再人世,是故……吕魏二人无所顾忌。”

听到这话,杨定微微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此事……暂且搁置,待日后从长计议。还有讨伐黑虎贼一事,杨某想听听两位的看法,我听说,高县尉当初曾与昆阳县联手讨伐黑虎贼,一度攻陷贼寨?”

“姑且……算是吧。”高纯听罢苦笑一声。

要知道当日那次剿贼,可是令他备受争议,毕竟当初他带去昆阳五百余名官兵,可归来时,却仅仅只有百余人,那些不知剿贼经过如何凶险的官兵家眷,皆对他怨恨不已。

然而杨定却不知其中究竟,顺势问道:“那,县尉可曾见过那周虎?”

一听这话,高纯就知道杨定误会了,遂摇摇头解释道:“当初卑职协助昆阳县围剿黑虎贼时,黑虎贼的首领并非是周虎,而是杨通……”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当年章靖对他们所说的那番话,在皱了皱眉后犹豫说道:“说起那周虎,卑职忽然想起,当年章靖将军曾说过的一句话,他认为黑虎贼之中有一名‘谋者’,此人眼力、谋略皆不弱于他,只是当时不知是谁。如今回想,章靖将军当时所怀疑的,很有可能就是那周虎。”

“哦?”杨定听得面色一凝:“眼力、谋略不弱于章靖将军?”

高纯略一点头,旋即,他犹豫了一下,抱拳说道:“当时章靖将军确实是这么说的,但据卑职所见,那周虎恐怕还要胜过章将军……”

“……”杨定惊疑地看向高纯。

见此,高纯便将当日那场剿贼战役中最为关键的‘祥村一战’告诉了章靖。

在他看来,祥村一战,可谓是当年他三县官兵与黑虎贼厮杀地最激烈的一仗,应该也是章靖与那周虎暗中斗智较劲最激烈的一仗,毫不夸张地说,这场战斗是整个讨贼事宜的关键以及转折点。

在那一战中,号称陈门五虎的章靖出现了严重的判断失误,一方面坚持断定昆阳县县尉马盖是黑虎贼的内应,强势将其软禁,害得官兵方失去一员大将坐镇;另一方面,章靖又坚持认为黑虎贼会按照他所想夜袭官兵主寨,因此并未派兵支援当时驻守在祥村的他,害得他高纯率五百名叶县官兵在几乎没有防御的祥村与四面八方涌入的黑虎贼厮杀,这才出现了巨大伤亡。

好在当时有马盖的部下、昆阳县的捕头石原率领支援的官兵截住了想要返回山寨的杨通,以逸待劳将其击破,就连杨通也死在这一仗,否则,当日他三县官兵恐怕是再也抬不起头来。

好在杨通死了,黑虎贼因此大乱,虽然有周虎顶替杨通成为贼众首领,亦不能力挽狂澜,只能带着余众逃亡。

虽然说这结果在当时看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倘若章靖没有出现判断失误呢?

若当晚有马盖在场,高纯相信当晚他们定能一举击溃黑虎贼,斩草除根,又如何让黑虎贼有机会卷土重来?

这件事,他始终耿耿于怀,虽然口口声声对章靖报以尊称,但内心着实生不起什么敬意。

待高纯最后一个字落下后,屋内寂静无声,杨定惊疑地看看高纯,旋即又陷入沉思。

半晌后,他点头说道:“听县尉一席言,那黑虎贼果真是不简单,但即便如此,杨某还是希望将其铲除,绝不能坐视其侵害我叶县的利益。……倘若县尉不介意的话,杨某希望县尉能够征募乡民,加以训练,待明年开春,时机成熟,我将亲自组织讨贼一事,剿清黑虎贼,还叶县一个太平!”

杨定坚持剿贼的态度,颇合高纯的胃口,后者当即抱拳正色道:“卑职遵命!”

片刻后,郭治、高纯二人告辞离开。

此时,始终站在一旁的魏栋、魏驰父子终于开了口。

魏驰先开口道:“少主,我方才没有听错吧?章靖?陈门五虎的章靖?他居然收拾不了一伙山贼,反而中了山贼的计?”

不等杨定开口,魏栋便捋着胡须轻笑道:“愚子!……章靖那五人,乃陈太师之义子,自幼跟随陈太师学文习武、南征北战,皆是文武兼备、万夫莫敌的猛将,尤其章靖还以兵法、谋略见长,岂是轻易就会中了山贼的诡计,出现差错?倘若那章靖只有这点能耐,他就不配称作陈门五虎。”

“可是……”

魏驰指了指屋外,旋即,他恍然道:“莫不是高县尉对章靖有什么偏见?”

魏栋捋着胡须说道:“估计是了。至于原因,大概就是如他所言,章靖当晚并没有派兵支援身在祥村的他,害得他所率的叶县官兵损失惨重……”点点头,他又补了一句:“高纯因此怨恨章靖,倒也在情理。”

魏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旋即问杨定道:“少主,你怎么看?”

杨定皱着眉头沉思着,直到魏驰开口询问,他这才沉声说道:“老爷子说得没错,我看并非是章靖判断失误,而是……”

顿了顿,他解释道:“虽然仅有高县尉的片言片语,但我大致也可以猜到当日章靖的想法。章靖当时肯定是抓到了马盖的什么破绽,断定那昆阳县尉乃是黑虎贼的内应,因此设下计中计,故意分兵、诱黑虎贼袭他官兵主营……他做出这样的举措,可见他当时应该断定马盖会向黑虎贼通风报信。但没想到事情出现了差错,要么是章靖猜错了马盖的身份,马盖其实并非黑虎贼的内应;要么,就是周虎技高一筹,立刻就意识到章靖已将马盖识破,因此他其道而行,不袭官兵主寨而袭祥村。……我个人认为,应该是后者。”

魏驰吃惊问道:“少主,你也认为那马盖是黑虎贼的内应?”

杨定摇摇头,解释道:“此事,我并无把握。但就像老爷子所言,陈门五虎绝非浪得虚名。既然章靖认定那马盖是黑虎贼的内应,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怀疑一位大将的判断?”

“可……可据高纯所言,章靖最后不是认错了么?若是那马盖果真是黑虎贼的内应,难道章将军不应该将其拿下拷问,逼问出真相么?”魏驰愕然问道。

杨定摇摇头说道:“陈门五虎,皆是刚正守诺之人,他们言出必践,既然章靖没有找到马盖暗通黑虎贼的证据,那他就必定会信守承诺,向马盖赔礼道歉,哪怕他当时心中仍然坚持认为马盖是黑虎贼的内应……至于其他,我猜章靖当时大概是受到了三县县尉的排挤,心中不快,于是索性就不管马盖的事了,反正当时黑虎贼也已遁入深山了。”

魏栋看了一眼杨定,凝声说道:“换而言之,那周虎有着不亚于章靖的眼界与谋略?”

“唔。”

杨定点点头,说道:“倘若果真如此,那么当日三县围剿黑虎贼的胜事,恐怕是那周虎故意所为……”

“趁机除掉杨通,鹊巢鸠占?”魏栋面色凝重地问道。

杨定徐徐点了点头,负背着双手在屋内踱了几步,口中沉声说道:“那周虎,十有八九便是章靖口中的‘谋者’,而杨通,听说只是一介残暴亡命之徒,既然周虎的才能不亚于章靖,他又岂会长久屈居于杨通之下?”

说到这里,他摇摇头苦笑道:“想不到,竟是一头如此凶猛的拦路虎。”

也难怪他要苦笑。

今日上午,在听罢吕匡讲述黑虎贼的事后,他兴致勃勃想要借铲除黑虎贼的功绩来取得叶县县衙以及县内百姓的支持与拥护,没想到与高纯一席话后,他这才知道那股黑虎贼究竟有多么棘手。

尤其是那周虎,居然有着匹敌章靖的才智!

小小一个昆阳县,小小一股黑虎贼,竟然深藏着这等人才?!

见杨定摇头苦笑,魏驰不以为然地说道:“如今有少主在,我不信那周虎还能耍什么诡计。少主不妨向王尚德借些士卒,到时候我亲自将那周虎绑于少主跟前。”

杨定微微一笑,对于魏驰的话不置褒贬。

诚然,他确实可以向王尚德借兵,毕竟他是王婴王太师的门徒,而王尚德是王太师的族侄,他二人都是‘王氏一党’中受重视的人,王尚德自然会卖他这个面子,哪怕借他五千兵卒都不在话下。

但问题是,倘若借来五千兵卒剿灭了黑虎贼,那还是他杨定的功劳么?不管怎么想,叶县人都会感激王尚德,而不是感激他。

更何况,前一阵子已经发生过一次‘南阳军越郡界剿贼’的事,引起了颍川郡守李旻的强烈不满,若是他杨定在这个时候再明知故犯,那岂不是得罪了那位李郡守么?

当然,只要他好好向那位李郡守解释,相信那位李郡守也会给他一个面子。

而与此同时,赵虞也已带着静女、牛横以及若干黑虎众回到了昆阳县。

待回到昆阳县城内的白记客栈后,赵虞立刻写了一封书信,派人送往鲁阳县,交给县令刘緈,请后者想办法去叶县证实一下,看看叶县是不是真的来了一位新的县尉,且是否就是刘緈当日见过的杨定。

在信封的落款,赵虞写下了‘周仲’二字,这是他继‘周虎’之后的第二个假身份,专门用于与刘緈互通书信。

本来赵虞并不想将鲁阳的刘緈、丁武等人扯进来,此前也与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但鉴于‘临漳赵氏二公子赵炳过继鲁阳房’这件事,赵虞就必须借助刘緈、丁武的力量,因此前几日在鲁阳相会时,他与刘緈相约,以周仲的名义与刘緈互通书信。

这样即便书信不慎落到外人手中,也不至于立刻就暴露彼此的关系。

仅仅两日,这份书信就送到了鲁阳县,送到了县令刘緈手中。

看到书信上那‘周仲’落款,鲁阳县令刘緈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份书信的主人。

他拆开书信看了几眼,脸上露出几许惊诧。

『二公子在叶县遇到了杨定?』

惊讶之余,刘緈立刻派人请来丁武,将书信交给后者。

丁武看了后说道:“这好办,我与高纯有交情,我找个理由去一趟叶县就是了,可是我不认得那杨定啊。”

刘緈想了想说道:“这样,你先去见高纯,见机询问他叶县是否有新任的县令,倘若得到确切答复,你回来告知于我,我再去叶县……鲁阳、叶县素有交情,既叶县有新来的县令上任,我去叶县拜会,倒也不至于惹人怀疑,我见过杨定,即便时隔十余年,认不出他,我也能伺机用话试探。”

“好!”丁武点点头,立刻带上几名县卒前往叶县,拜访高纯。

当时高纯正在征募乡勇,忽然有县卒来报,称鲁阳的县尉丁武来拜访他,高纯很是惊喜,立刻返回县衙,与丁武相见。

待见到丁武后,高纯惊讶问道:“丁武,什么风把你刮到我叶县来了?你此行可有要事?”

丁武随便扯了个谎说道:“也没什么事,最近刘公觉得我太闲了,命我操练县卒,我就来看看你,反正要操练,要不咱们两个县再一起弄一次,如何?”

听到这话,高纯颇感羡慕。

羡慕什么?当然是羡慕丁武咯。

毕竟鲁阳县可没有山贼为祸——确切地说,他叶县也没有,可问题是,他叶县的商队在经过昆阳时却频繁遭到黑虎贼的抢掠,那些遭抢掠、遭剥削的商贾总是把责任推给他,对此他不胜其烦。

羡慕之余,高纯高兴地说道:“正好我要征募一批乡勇加以操练,你替我分担一些吧?”

“征募乡勇?”

丁武顿时就起了疑心,不解问道:“你征募乡勇做什么?”

高纯不疑有他,叹息解释道:“还不是因为那黑虎贼?”

说着,他主动对丁武透露道:“你不知,咱叶县新来了一位年轻的县令,看上去颇有抱负,大概是想做出一些成绩来,被吕匡一挑唆,就决定征讨昆阳的黑虎贼,命我征募乡勇假意操练,待明年讨贼……我倒是支持,就怕死伤就过。”

『叶县果然新来了一位县令。』

暗道一句,丁武故作惊讶地问高纯道:“什么?叶县有新赴任的县令?不知这位县令如何称呼?”

“姓杨名定,字延亭,邯郸人。”高纯耸耸肩说道:“据毛老夫人所知,似乎是朝中太师王婴的门徒,啧啧,了不得。”

姓杨名定,字延亭,邯郸人,还是太师王婴的门徒,这位新来的叶县县令,其身份皆与刘緈所说的相符,丁武微微一惊,故作惊叹道:“这等大事,你竟不知会我?不行,我得回去告诉刘公。”

“急什么?”

高纯拉住丁武笑道:“来都来了,今晚就在我家中住一宿,咱们好好喝点。”

丁武不好推辞,当晚就在高纯的家中住下,陪着高纯喝了半夜的酒。

次日清晨,丁武便启程回到鲁阳,将他打探到的消息告诉了刘緈。

在听到那杨定的底细后,刘緈便以肯定此杨定便是彼杨定,去不去叶县都无所谓了,但既然丁武已经向高纯开了口,为了避免惹人怀疑,刘緈还是特意去了一趟叶县。

得知鲁阳县令刘緈来访,叶县新任的县令杨定很是惊诧。

惊诧之余,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礼——以叶县、鲁阳这两地的交情,他这位叶县县令新官上任,理当主动前往鲁阳拜访刘緈。

更何况,刘緈的年纪要比他大得多。

因此待见到刘緈后,杨定躬身行礼,带着歉意对刘緈说道:“本该是杨某前往鲁阳拜访刘公才对,却烦劳刘公登门拜访,实在是无礼之至,请刘公念我年轻不晓事,千万莫要见怪。”

不得不说,抛开别的因素不谈,刘緈对于如此谦逊的杨定印象不坏,摆摆手笑着说道:“杨县令言重了。……不知杨县令可曾记得,大概十余年前,当初刘某在邯郸求官时,还曾远远见过县令……”

“咦?”

杨定愣了愣,脸上露出几许尴尬。

这也难怪,当年他名满邯郸,不知有多少人见过他,但他记得的却是寥寥。

而眼前这位刘县令,显然不在他的记忆中。

好在刘緈并不在意,反正他也不是为了巴结这杨定而来的。

一番交流后,刘緈起身告辞,杨定亲自将他送出县衙。

此时的刘緈,已证实这杨定就是他当年在邯郸见过的杨定,前司徒杨泰的爱孙,待回到鲁阳县的县衙后,刘緈立刻就将他所知的有关于杨定的出身,通通写在信中,然后派心腹送至昆阳,交给白记客栈的‘周仲’周公子。

包括杨定正在为讨伐黑虎贼一事而做准备,亦隐晦地写在书信中。

十月二十八日,在一场小雪过后,赵虞便收到了刘緈的书信,此时他才肯定他当日见到的杨定,果然就是叶县新上任的县令,同时也大概了解到了那杨定的身份究竟有多么显贵。

前司徒杨泰的嫡孙一事姑且不论,单单当朝太师王婴门徒这一身份,就已不亚于作为陈太师义子的章靖。

这等人物,赵虞本心是不想招惹的,但很可惜,虎无伤人意、人有害虎心,看丁武从叶县县尉高纯口中打探到的消息,显然那杨定已经盯上他了——确切地说,是盯上他黑虎众了。

『想拿我当垫脚石?这位来自邯郸的贵公子,还是有够自信呐。』

轻哼着,赵虞将刘緈的书信用烛火点燃,看着那纸张逐渐烧成灰烬。

当年遇到章靖,他可以带着寨里的兄弟逃跑,毕竟在他眼里,黑虎寨不过是一件死物,放弃就放弃了,可现如今,他黑虎众已借兄弟会的名义在昆阳县置办了许多工坊,已稳稳地扎根下来,又岂能因为一个杨定就收手?

这是他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基业!

『迫在眉睫……么?』

目视着窗外的雪景,赵虞微微吐了口气。

眼下的他,唯有寄希望明年叛军的大规模反扑,寄希望于他黑虎众能借此机会吸纳难民,迅速壮大,只有这样,他才能有与杨定、与王尚德、与颍川郡守李旻博弈的资格。

他正思忖着,忽然有人帮他披上了外衣。

旋即,静女那温柔的声音轻声说道:“风冷,少主小心着凉。”

赵虞微笑着朝静女点点头,旋即,一双素手穿过他肋下,紧接着,赵虞便感觉身背后好似贴上了什么柔软之物。

『话说回来,明年,静女就十六岁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倚在自己身上的静女。

自入冬之后,静女就时不时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态,还会时不时地往他身上粘……

唔姆……

『这才是迫在眉睫……』

赵虞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