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神秘让我强大 斗破之无上之境 继父  调教 继母 战神无双
教师 男人禁地 龙珠:我是数据化的赛亚人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三国志系统 妻子的浪漫旅行 
首页 > 资讯

第四章静女

发布时间:2021-04-09 08:44:31

虽然周氏叮嘱赵虞再多睡一会儿,但被二人从梦中惊醒的赵虞但是有心睡眠。 当然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完完全全很陌生的家,他心中多多少少会有些忐忑焦躁与焦躁。 片刻后,待窗外的天色了大亮,就当赵虞寻思着是也不是该出来的时候,他突然间听见外室的房门处传

>>>《赵氏虎子》章节目录<<<

《第四章静女》精选

尽管周氏嘱咐赵虞再多睡一会儿,但被二人惊醒的赵虞还是无心睡眠。

毕竟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家,他心中多多少少会有些忐忑与不安。

片刻后,待窗外的天色已经大亮,就当赵虞琢磨着是不是该起来的时候,他忽然听到外室的房门处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

“笃笃笃。”

『谁?』

赵虞的心中闪过一个疑问。

就当赵虞正准备回应时,他听到屋外传来了一个少女的轻柔声音:“少主,我进来了。”

这个声音,让赵虞联想起了昨日跟在他母亲周氏身边的那个颇显可爱乖巧的侍女。

吱嘎一声,屋门被轻轻推开,一个扎着双丫髻的小女孩走入屋内,待她走到内室时,她看到了坐在榻上正看着她的赵虞。

“是、是夫人让奴来的……”小女孩扑闪着一双明亮的眼眸,有些害羞地解释道。

其他的,或许这个小女孩也不知该说什么,颇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那,低着头,放在背后的双手不安地绞着十指。

时不时地,她偷眼瞧瞧赵虞,但旋即又低下头,气氛着实有些沉闷。

鉴于此刻气氛的尴尬与沉闷,尽管赵虞已认出这个小女孩正是昨日跟在他母亲身边的那名侍女,也知道她口中的夫人指的正是他母亲周氏,他还是明知故问地又问了一句,借此挑起话题:“是我母亲让你来的?有什么事么?”

小女孩闻言回答道:“夫人吩咐奴日后照顾少主的起居……”

说到这,她壮着胆子又补充了一句:“夫人还说,这次险些酿成大祸,日后不能再、再任由着少主您的性子来……”

『哦,感情是母亲派来的眼线……』

赵虞恍然大悟,同时对这个小女孩的实诚感到有些好笑,居然这么诚实地就把来意告诉了他。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小女孩目测只有十岁上下,他觉得倒也不至于会有什么心机。

『等等,话说我这会儿似乎也就是十岁上下啊?』

联想到自己此刻,赵虞忽然就失去了兴趣,取而代之的则是对未来的迷茫。

“少、少主?”

见眼前这位小主人忽然沉默不语,小女孩脸上浮现出几丝惊慌,她不安地朝着床榻方向悄悄走近几步,旋即怯生生地小声问道:“少主是不满意……不满意静女来照顾您么?”

听到这话,赵虞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被惊醒,抬头看向那名少女,见她咬着嘴唇,面露惊慌、双目晶莹,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他连忙说道:“哦,不是,我在想别的事。”

可能是并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小女孩怯生生地看着赵虞也不说话,那模样酷似赵虞前世养的一只小兔子,着实可爱而惹人怜爱。

想了想,赵虞有些尴尬地说道:“那……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

终于听到正面回答,小女孩当即破涕为笑,一个劲地连连点头:“静女一定会照顾好少主的。”

说罢,她好似意识到了什么,赶忙背过身去,用衣袖快速抹去即将方才受到惊吓导致的眼泪,待再次转过身来面对赵虞时,她方才浮现惊慌之色的面庞,已是一片羞红。

看到这一幕赵虞忽然意识到,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可能并不像他所以为的那样的懵懂无知,至少已经知道了羞涩。

看到这个小女孩面露羞涩,赵虞感到有些好笑。

不可否认,在面对鲁阳乡侯赵璟与周氏的时候,赵虞着实倍感压力,生怕露出什么马脚,但眼前这个小女孩,倒还不至于会让他感到什么压力,哪怕他知道她是他母亲派来的眼线。

或许这就是岁数差异所导致的隔阂感吧。

“你叫静女?”赵虞问道。

小女孩摇摇头解释道:“奴的名叫做姝,是夫人给起的名,不过大多数时候,夫人与府上的人都唤奴为静女……”

在解释时,她的目光偷偷看向赵虞,眼眸中带着几丝莫名的期待与羞涩。

赵虞当然不至于观察地如此仔细,听到解释后想当然地点头说道:“哦,那我以后也叫你静女,可以么?”

“少主想怎么称呼奴都行。”

小女孩,不,静女低下头轻声说道。

说罢,她瞧了一眼仍坐在榻上的赵虞,小声提醒道:“少主,时辰不早了,您该起身了……来时夫人吩咐奴,叫奴转告少主,让少主起身后去夫人那边。”

“哦。”

赵虞下意识问道:“母亲找我有事?”

静女摇摇头说道:“这个奴不知。……少主,我来服侍你更衣。”

看着静女收拾自己昨日脱在床榻上的衣服,做出一副准备帮自己穿衣的架势,赵虞哭笑不得。

他怎么也不至于让一个十岁出头的小丫头帮他穿衣服吧?这也太尴尬了。

“咳。”

咳嗽一声,赵虞不动声色地从静女手中拿过自己的衣衫,说道:“这个……我自己来就行,你……你去做别的吧。”

“那……那奴去替少主打水吧。”

在得到赵虞的肯定后,静女端起屋内木架上的一个木盆,快步走出了屋子。

趁着这个工夫,赵虞赶紧下了床榻,将自己的衣服通通穿上,他可没脸在一个小女孩面前穿衣服,哪怕他身上其实还穿着一件单薄的褒衣。

待等他手忙脚乱穿好衣服时,静女也已经端着半木盆的水回到了屋内,旋即,她沾湿了一块布巾,绞去水后送到赵虞面前,口中说道:“少主,抹一抹脸吧。”

“呃,谢谢。”

赵虞颇有些不适地接过布巾,随意在自己脸上抹了抹。

而此时,静女则在靠窗的一张木桌上寻找着什么。

“找什么呢?”赵虞好奇问道。

“回少主的话,我在找木梳。”

“木梳?”

赵虞愣了愣,旋即转头瞧了瞧自己的肩上,此时他方才意识到,此刻他的头发,可要比前世时长的多。

『啊,古代男子好似也是长发。』

他恍然大悟地想到。

找了足足片刻,静女还是没找到木梳,见此赵虞便随意地说道:“找不到就算了吧。”

“那怎么成?”

静女摇头说道:“少主待会要去见夫人,可不能失了礼仪。……少主稍等,我去我房中拿。”

说罢,她朝赵虞躬身行了一礼,快步走出了屋子。

瞧着静女离去时的背影,赵虞微微耸耸肩,不过心中倒是倾向于静女的坚持。

毕竟据他零星所知,古代是颇为讲究礼数的,哪怕是亲生母子也必须注重各种礼数,否则,虽然母亲未必会在意,但旁人会看在眼里,甚至会拿这些失礼说事。

『礼数繁重的年代啊……』

无声地感慨了一句,赵虞走到放置木盆的架子旁,将手中那块布巾搓了搓,旋即端着木盆走出屋外,在距离他屋子最近的花圃中将水给倒了。

在倒水的时候,他亦不忘打量眼前的院子。

与他昨日从树上摔下来的地方不同,此刻呈现在他眼前的,只是一个小院,居中的是一条狭长的小池,四周有些假山、假石的摆设,

从鸟瞰来看,这池子感觉像一个扁葫芦,葫芦中间有一座石桥,连接南北两面。

总的来说,这院落的建筑装饰颇为朴素。

而以这池子为中心,南北两端都有不相接的木屋。

不同的是,靠北的屋子相对宽敞,而靠南的屋子则相对紧挨——那大概是府上一些下人居住的地方,因为赵虞看到池子对岸有几个来回的身影,有的作仆从打扮、有的作卫士打扮。

这些人也注意到了站在池子对面的赵虞,有所察觉地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拎着木盆的赵虞,但没有人顿足观瞧,看了两眼便匆匆离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静女从远处快步走来,见赵虞已经把洗漱的水给倒了,她惊慌地说道:“少主,夫人嘱咐奴照顾少主起居,日后这种事留着让奴来做就行了……”

说着,她赶紧将赵虞拎在手上的木盆抢了去。

看着静女脸上的坚持,赵虞也不好与她分辨什么,岔开话题指着池子对面问道:“那边……什么人住在哪?”

静女瞧了一眼池子的对岸,旋即小心翼翼地解释道:“少主,大多是服侍大公子与少主你的的府内下人。”

“大公子?是指我的兄长么?”赵虞想起昨日与周氏的交流,知道他还有个一胎所生的兄长。

本来兄弟俩应该是在同一个时辰所生,但不知为何,他赵虞偏偏挨到黄昏后才出生,让母亲周氏吃足了苦头,险些为此丧命。

“嗯。”静女点点头,旋即指着不远处池子北侧的一间木屋说道:“那便是大公子居住的屋子。”

『哦,就在隔壁啊。』

赵虞恍然地点点头。

忽然,他想到了两个人,随口问道:“那……曹安与张季二人,他们也住在这边么?”

“少主还记得曹安与张季?”静女愣了愣,继而惊喜地问道。

赵虞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含糊地说道:“只是大概有个印象……他们二人住在这边么?”

“嗯。”

静女点点头解释道:“据奴所知,曹安是服侍少主您的随从,而张季则是护卫府上的卫士,听人说武艺精湛,因此也负责教导少主的武艺,他二人也住在东院这边……”

『原来是身边人,难怪……』

赵虞心中恍然,终于明白为何昨日出事时,偏偏就是曹安、张季几人在他身边。

此时,静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在旁轻声说道:“少主,恕奴说一句,张护卫倒无事,那曹安却是个不学好的下人,据奴所知,那人以往时常挑唆少主您去做一些……不好的事。”

“……”

赵虞看了一眼静女,没有说话。

他自然有他的判断——虽然他并不过多了解那曹安,但从昨日曹安的态度来说,这名随从至少看起来对他很忠心。

当然,这份忠心,指的是对这个身躯原本的主人。

见赵虞没有回覆,静女意识了自己的失言,当即吓地面色发白,低下头畏惧说道:“少主,奴多嘴了。”

赵虞笑了笑,岔开了话题:“木梳,拿到了么?”

“嗯。”

静女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了一把木梳。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