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聊天群 我夺舍了大唐太子 宦海弄潮 绝世老神医 官场之权色 网游之三国无双 无垠
神羽战尊 如来必须败 神秘让我强大 斗破之无上之境 继父  调教
首页 > 资讯

第五章问安

发布时间:2021-04-09 08:44:35

回屋内,赵虞任凭静女替他仔细梳理着头发。 说实话,木梳轻轻地刮动头皮的感觉,酥酥麻麻酥酥麻麻,也真很不错,更别说执木梳的人,但是一个看上来十分的美丽可爱的的小女孩,也真让人有些……心旷神怡。 为了使自己不那么心旷神怡,赵虞遂与静女全面展开了一

>>>《赵氏虎子》章节目录<<<

《第五章问安》精选

回到屋内,赵虞任由静女替他梳理着头发。

说实话,木梳轻轻刮动头皮的感觉,酥麻酥麻,着实不错,更别说执木梳的人,还是一个看上去非常美丽可爱的小女孩,着实让人有些……心旷神怡。

为了使自己不那么心旷神怡,赵虞遂与静女展开了一番交谈,他觉得这有助于使他了解这个家。

而静女对他也是知无不言,但凡是自己所知道的,通通都告诉赵虞,包括她的身世。

“……奴可不是侍奉夫人的侍女。”

一边仔细地替赵虞梳头,静女一边轻声解释道:“服侍夫人的另有他人,是几位年长的姐姐,昨日少主看到奴,只是因为夫人经常将奴带在身边而已……严格来说,奴的资格,还不足够能侍奉夫人与少主呢。”

“哦?怎么说?”赵虞好奇问道。

静女也不隐瞒,如实说道:“一年前,奴才来到府上。此前,奴一直跟着我爹在田里务农……”

“务农?”

赵虞有些惊讶,他完全想象不出这个恬静而可爱的小女孩在田地里弄得满身污泥的模样。

他好奇问道:“那为何你会来到这府上呢?”

静女的动作微微一顿,双眸亦浮现出几分阴霾,语气有异地低声说道:“近些年大旱,田地里的收成一直不好,在爹爹过世后,奴的叔叔与婶婶与奴商量,便将奴与弟弟卖到了府上,说是这样至少一家人都不至于饿死……”

“……”赵虞张了张嘴,也不敢问静女的母亲是否安康,只好颇为小心地安慰了几句。

可能是感受到了赵虞的关切,静女褪去了脸上的忧伤,强撑笑容说道:“少主无需安慰奴,虽然奴的爹娘都不在了,但夫人对奴可好了。”说着,她咬了咬嘴唇,偷偷对赵虞说道:“奴的娘亲很早就过世了,奴那时年纪还小,记不得娘亲的模样了,但有很多次,奴偷偷把夫人看成是奴的娘亲,少主你可莫要说出去哦……”

看着静女掩着嘴窃笑,仿佛偷到了雏鸡的小黄鼠狼,若非顾忌静女那令人感到悲伤的身世,赵虞着实想笑。

片刻后,待梳罢头发,静女便领着赵虞前往大院,去见赵虞的母亲,也就是这座府邸的女主人,鲁阳乡侯夫人周氏。

鲁阳乡侯夫妇,住在这座府邸的北边,从赵虞居住的东院向西,穿过一道圆门,便来到了昨日赵虞不慎从树上摔下来的大院,然后从大院向北穿过另一道圆门,入眼处是另外一个院落,院中亦有草木、池亭、假山、石桥,沿着庭院两侧的走廊,便可以看到鲁阳乡侯夫妇二人居住的正宅。

沿途,赵虞与静女碰到了几名妙龄的侍女。

在对赵虞行过礼之后,有一名侍女调戏静女道:“静女,听说夫人派去伺候二公子,日后你就不在这边住了,是么?”

话音刚落,其余几名侍女便都忍不住调笑起来,笑地静女面红耳赤。

可能是注意到赵虞微微皱了皱眉,有一名较为年长的侍女出面解释道:“二公子莫怪,静女与奴婢几人关系很好,奴婢几人并非想取笑她,而是为她感到高兴。”

『感到高兴?』

赵虞有些困惑地回头瞧了一眼静女。

而此时,静女的回答也证实了这名侍女的话:“是的,少主,这几位姐姐以往都很疼爱奴的……几位姐姐今日没什么事么?我还要带少主去拜见夫人。”

说话时,她还一个劲地朝那几名大她许多岁的侍女使眼色,但换来的,却是那几名侍女捉狭的笑声。

最终,静女还是恼羞成怒般把那几名调笑她的侍女给赶跑了,看到这一幕,赵虞自然不会再认为那几名侍女是在欺负静女。

随后,赵虞与静女又遇到几名看上去腰圆膀粗的帮佣,她们端着装满了衣服的木盆,待赵虞给她们侧身让路时,还颇为受宠若惊地表示了感谢。

后来还遇到了一队护卫。

总之,这些府上的下人与护卫都认得赵虞,在见到赵虞时纷纷行礼,口中尊称二公子。

值得一提的是,静女似乎在这座府邸也有不低的地位,以至于这些人都不忘与她打招呼,笑着唤一声静女。

而静女的回应也颇为守礼得体,但除了与那几名侍女打闹时曾流露出小女孩性子外,在面对那几名帮佣与护卫时,静女的态度却颇显恬静而淡雅,乍一看怎么都不像是一名府上的侍女。

走到正宅前,赵虞看到屋外立着一名目测十七八岁的侍女。

待见到赵虞时,这位侍女躬身行礼道:“二公子。”

赵虞点点头,正琢磨着该说什么,此时静女上前对她说道:“竹姐姐,我来少主来拜见夫人。”

“嗯。”名为竹的侍女微微颔首,在用略显惊异地目光看了一眼赵虞后,侧身让路,口中说道:“夫人已等待二公子多时了。”

话音刚落,屋内便传出了周氏的声音:“是虍儿么?”

顺着声音,周氏的身影出现在门槛内,笑吟吟地看着赵虞。

鉴于昨日已迈过了坎,赵虞这次叫地也算比较顺口了:“娘。”

“诶。”

周氏欢喜地应了一声,俯身将赵虞搂在怀中,亲昵地说道:“虍儿,为娘的好虍儿……”

见静女与那名叫做竹的侍女皆站在旁看,甚至静女还掩着嘴偷笑,赵虞满脸尴尬,但又不好推开母亲,只好任凭母亲用脸颊亲昵地磨蹭着他的脸。

足足好一会,周氏这才放开自己的小儿子,笑着说道:“还未用过朝食吧?今日就在为娘这边用饭吧。”说着,她转头吩咐侍女竹道:“竹儿,让庖厨将准备好的饭菜送来吧。”

“是,夫人。”侍女竹颔首行礼,继而转身离去了。

而此时,周氏则领着赵虞、静女二人走入了屋内。

片刻后,在屋内的椅子上坐下,周氏将赵虞拉到面前,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小儿子,旋即转头对静女说道:“静女,你的东西收拾好了么?”

“回禀夫人,还未曾。”静女摇摇头说道。

周氏闻言笑着说道:“那你先去收拾吧,待会跟妾身与虍儿一同用饭。”

“是,夫人。”静女颔首行礼,转身走入了内室。

此时,周氏看着静女离去的背影,问儿子道:“虍儿,还满意么?”

“啊?”赵虞一时没明白。

见此,周氏伸手轻轻在赵虞的脑门上点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傻孩子,为娘说的是静女……”

“哦。”赵虞这才反应过来,点点头说道:“挺好的。”

周氏闻言似笑非笑,在看了赵虞几眼后,叹息说道:“静女这孩子,挺苦命的,尚不知事时其母便过世了,待懂些事后,她便帮着她爹在田地里务农,是一个能吃苦的孩子……去年,鲁阳县一带又一次干旱,她家田地收成不好,她爹过于操劳,又没钱抓药,才中年过世了,她爹过世后,她那对可恶的叔叔婶婶,为了霸占她家的田地,就把她们两姐弟卖到了咱们家……她爹好心收留投奔他的弟弟与弟媳,结果那弟弟与弟媳却做出了这种事,畜生一般的行径!”

说到最后时,赵虞从母亲的脸上看到了怒容,很惊讶于周氏的身份,竟然会骂地如此粗俗。

可能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周氏很快就收敛了脸上的怒容,摸了摸赵虞的脑袋叮嘱道:“虍儿啊,为娘对你说这些,就是希望你日后莫要欺负人家……为娘一眼就能看出,静女是很忠诚的女子,既然为娘嘱咐她去伺候你,她就会一心一意地对待你,但你日后可莫要嫌人家出身而看轻她,明白么?”

『这话怎么听上去这么奇怪呢?』

赵虞愣了愣,小心地试探着道:“娘,静女不是你派去照顾孩儿起居的么?”

“是呀。”周氏揉了揉儿子的头发,笑着说道:“但只要你不反对,她日后也会是你的侍妾。”

『……』

赵虞张了张嘴,心说您一看就是一位好母亲,可您这事也安排地太早了吧?

然而,鉴于这个时代的人普遍早熟,周氏并不认为对儿子当面讲述这些有什么问题,她叹息着说道:“儿啊,为娘一直觉得亏欠你。……我鲁阳赵氏数代单传,这一代生出了你与你兄长,你爹嘴上不说,心中却着实高兴,还专程为此告祭先祖,但对于你,恐怕就未必是一件好事了……”

赵虞愣了愣,一时半会不是很明白:“娘,为何对孩儿不是一件好事?”

“傻孩子。”

周氏溺爱地摸着赵虞的头发。

在这个年代,家中的长子有权继承父亲的一切,但次子却享受不到这种待遇,倘若赵虞并非周氏所生,那周氏倒还不至于如此记挂,可问题是赵寅、赵虞这对兄弟俩都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如何能不在意?

长子赵寅日后可以继承兄弟俩的爹鲁阳乡侯的爵位,可次子赵虞又该怎么办呢?

一想到与丈夫曾经的商量,知晓丈夫日后准备将次子送到驻守边境的军队去、寄希望于赵虞能通过自己建立功勋而成家立业,作为母亲的周氏就感觉对小儿子充满了亏欠。

明明是一胎所生,就因为晚出生几个时辰,就注定无法得到其兄长那般的待遇?

这怎么也不是一桩能轻易让人释怀的事吧?

也正因为如此,周氏这些年来在各方面都弥补着次子,比如对次子更为宠溺、包容,包括收养静女并精心教导,使静女日后作为次子的侍妾。

她只希望能通过这些事弥补次子,使次子日后莫要妒忌他的兄长,莫要使兄弟生隙。

兄弟和睦,互爱互助,是她对两个儿子最大的期待。

“等你再长大些,你就会明白了。”

宠溺地搂了搂赵虞,周氏微微一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