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神秘让我强大 斗破之无上之境 继父  调教 继母 战神无双
教师 男人禁地 龙珠:我是数据化的赛亚人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三国志系统 妻子的浪漫旅行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陌生年代

发布时间:2021-04-09 08:44:40

第二日,也是赵虞回到这个家中的第四日,他卯时左右便醒过来了。 待醒过来后在床榻上坐起来,赵虞便看见床榻的外侧靠近了榻尾的那里,有一叠翻折地整整齐有序齐的被褥,和另外一叠叠整齐有序的衣物。 衣物,那是赵虞的,至于被褥…… 轻轻一愣

>>>《赵氏虎子》章节目录<<<

《第八章陌生年代》精选

次日,也就是赵虞来到这个家中的第三日,他辰时左右便醒来了。

待醒来后在床榻上坐起,赵虞便看到床榻的外侧靠近榻尾的那里,有一叠折叠地整整齐齐的被褥,以及另外一叠叠整齐的衣物。

衣物,那是赵虞的,至于被褥……

微微一愣,旋即他便想到那是静女的被褥。

是的,昨晚他是跟一个十岁左右的小丫头一起睡的,但纯粹就是同榻而眠,没有任何所谓的旖旎。

“已经起来了么?”

小声嘀咕了一句,赵虞看了看屋内,却见屋内四周都瞧不见静女的踪影。

当然,这个举动只是出于他的好奇,他还至于堕落到让静女来伺候他穿衣服。

起床穿好衣服,赵虞打着哈欠走向屋门,旋即他便看到静女站在屋外,微微侧着头自己给自己梳着头发。

此时,那可爱的双丫髻已经被静女解散,柔顺的长发好似瀑布般垂下。

“怎么不在屋里梳啊?”

赵虞打了声招呼。

然而听到身背后的身影,静女却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般跳了起来,回过头来脸庞上满是惊吓之色,直到待看清楚身背后说话的乃是赵虞后,她这才用小手拍了拍胸口,带着几丝埋怨释然说道:“吓到奴了,少主。”

“抱歉抱歉。”

赵虞随和地表示了歉意,但这反而让静女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不在屋里梳呢?”欣赏着静女不梳发髻的模样,赵虞好奇问道。

“奴怕落下头发,不好打扫。”静女解释道。

说着,她见赵虞看着她未曾梳发髻的模样,小脸微红,握着梳子的双手也有些不知所措。

原本她打算待梳顺头发后,跑到北宅去去拜托几个关系较好的姐姐帮她梳个发髻,却没想到眼前这位小主人这么早就醒来了。

“少主,您起身时怎么不唤奴呢?奴就在这里……不,是奴的过错,下次我应该留在屋内的……”

意识到眼前这位二公子是自己穿好了衣物,静女有些惶恐地说道,她觉得自己没有履行好作为贴身侍女的职责。

见静女满脸自责,赵虞哭笑不得地宽慰道:“多大点事,穿衣我还不会么?”

说着,他指了指静女披在肩上的长发,岔开话题问道:“你能自己给自己梳个发髻么?”

“奴哪有那本事,本来奴打算趁少主还未起身,到北宅那边找关系好的几个姐姐,拜托她们帮我梳一个发髻……”静女可爱地吐了吐舌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哦。”赵虞恍然大悟,旋即点头说道:“那,待会我去问候母亲的时候,你去找人帮你梳个发髻吧。”

“嗯。”静女甜甜地应了声,旋即好似意识到了什么,随意地将长发盘了一下,连忙说道:“少主,我去给你打水洗漱。”

“呃……辛苦你了。”

片刻后,待梳洗完毕,赵虞便领着长发披肩的静女朝北宅走去。

待等他二人来到北宅时,鲁阳乡侯夫人周氏也早已起身,正坐在正屋的堂上喝着茶,在看到赵虞与静女二人后,她脸上露出了笑容。

“虍儿,静女。”

“娘(夫人)。”

简单的问候过后,周氏看到静女那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有些好笑地打趣道:“静女,你怎得连头发都不梳,就跟着虍儿过来?这可是很失仪的。”

静女闻言有些羞涩地回答道:“今早起来时,才发现头发乱糟糟的……”

“怎得,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周氏故意逗着静女,直到后者被逗得面红耳赤,她这才满意地转头对侍女竹说道:“竹儿,你帮静女去梳个发髻。”

“是,夫人。”竹颔首答应,领着静女到偏堂去了。

待二女离开后,赵虞开始施行他此行的目的——他希望能从母亲周氏的口中,打听到一些有关于这个时代的事。

毕竟迄今为止,他连自己来到了什么国家都不清楚。

至于为何向周氏这位妇道人家询问,原因只有一个,即目前为止,周氏与他最亲近,对他也最宽容。

随后在斟酌了一下用词后,赵虞问周氏道:“娘,鲁阳乡侯这个爵位,是谁赐予爹的呢?”

周氏愣了愣,不解地问道:“我儿为何这么问?”

赵虞解释道:“昨日那神婆称呼爹为乡侯,我问了府上的人,才知道鲁阳乡侯是爹获取的一个爵位,那是谁赐予爹的呢?”

“哦。”周氏恍然大悟,搂着儿子笑着解释道:“当然是这个国家的天子呀……”

“天子?”赵虞故意问道。

“唔。”周氏点点头解释道:“天子,即上天之子,顺天承命统御凡人……那是这个世上最尊贵的人,世上都要向其效忠,为国家效忠。”

“爹也是吗?”

“当然了。”周氏笑着说道。

见话题并没有转到自己想问后,赵虞也不气馁,不动声色地再次转移话题:“娘,天子是神人么?他也有名有姓么?”

“这个……”

周氏犹豫了一下,毕竟妄议天子已经算是出格的行为了,但为了满足儿子的求知欲,她还是较为谨慎地回答道:“天子,乃是上天赐予君权,他并非凡人,但却也有名有姓,当今的天子乃嬴姓李氏……”

说着,她又故作严肃地吓唬道:“不过我儿可要谨记,与为娘说说就算了,但倘若在外边,可莫要随意提及,这可是犯罪的,会有公差将你抓走。”

“哦。”

赵虞故作似懂非懂,但心底则在捉摸着周氏所方才透露的讯息。

天子为嬴姓李氏?

以嬴作为天子姓氏的国家他知道,秦国嘛;而以李作为天子姓氏的国家他也知道,唐嘛!

可嬴姓李氏……那是什么?

从没听说过建立了唐国的李渊、李世民父子是出身嬴姓呀。

怀着诸般不解,赵虞故作懵懂地再次试探母亲道:“娘,我懂了,天子是嬴姓李氏,那么这个国家,就是嬴国或者李国咯?”

“呵。”

周氏笑了笑,旋即揉着儿子的头发笑着说道:“错了,咱们所在的国家,叫做晋,既非嬴国、又非李国。”

“晋?”赵虞简直惊呆了。

虽然他对历史并不是很精通,但他大致也知道历史上有几个晋国。

一个是周国末年的诸侯国,君主为姬姓晋氏,而后被魏、赵、韩三个臣属势力所瓜分而灭亡;

一个是东汉末年之后的晋国,君主为司马姓,因内忧外患而分裂对峙,直到随后被隋国再次统一。

除此之外,历史中还有几个叫做晋的小国,但据赵虞所知,其君主也并非嬴姓李氏……

『我到底来到了哪?』

赵虞简直有些茫然了,他忍不住猜测:难道我所在的时代,竟并非是我原本所在的那段历史进程么?

咽了咽唾沫,赵虞缠着母亲道:“娘,你能多给孩儿说说么?孩儿很好奇。”

“这……”

周氏想了想说道:“我儿求学好问,想知道这些,为娘肯定会支持你,但为娘对于这一些也并不是很清楚呀……对了,我儿为何不请教公羊先生呢?”

“公羊先生?”

赵虞一边在心中惊讶于这个古老的姓氏,一边好奇地问道:“那是谁?”

“是府上的东席先生,受你爹托付,教导你们兄弟俩学业……”说着,周氏抬手用手指在赵虞脑门上轻轻点了一点,责怪道:“在这件事上,你真得听你爹的,好好改改,莫要总是贪玩,学一学你兄长,好好学习。多学些本事,日后长大了,终会用得上的……记住了吗?”

“孩儿记住了。”

赵虞故作乖巧地应了一声,心中琢磨着待会如何找那位公羊先生询问一番。

一个时辰后,待赵虞与静女在周氏这边用过了早饭,便告辞周氏,回到了二人所居住的东院。

此时,赵虞决定去寻找那位公羊先生。

那位公羊先生,乃是府上的东席,说白了就是鲁阳乡侯赵璟请来教导两个儿子的老师,据母亲周氏所说,目前这位先生就住在东院位于池子北面的一间屋子里——在东院靠池子北面的那一排不相接的屋子中,位于赵虞西侧的,那是他兄长赵寅居住的屋子;而位于赵虞东侧最近的那一间,便是那位公羊先生的居所。

但说起来有些尴尬的是,明明住处更靠近那位公羊先生,但赵虞以往别说很少去请教那位公羊先生,甚至那位公羊先生授课的时候,曾经的赵虞也是能逃就逃。

虽然这些行为并非赵虞所为,但一想到这些,即将准备去拜访那位公羊先生的赵虞,亦感觉有些尴尬。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