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聊天群 我夺舍了大唐太子 宦海弄潮 绝世老神医 官场之权色 网游之三国无双 无垠
神羽战尊 如来必须败 神秘让我强大 斗破之无上之境 继父  调教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难民!

发布时间:2021-04-09 08:44:53

回自己的屋子后,赵虞枕着双手躺在床榻的边沿,沉思着母亲周氏所说的难民问题。 自前几日回到这个家后,他所看见的都是这座鲁阳乡侯府内的情况,却从来不未曾考虑过,原来是在这座府邸外,世道并也不是那么太平无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虞低声问着

>>>《赵氏虎子》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难民!》精选

回到自己的屋子后,赵虞枕着双手躺在床榻的边沿,思索着母亲周氏所说的难民问题。

自前几日来到这个家后,他所见到的都是这座鲁阳乡侯府内的情况,却从来不曾想过,原来在这座府邸外,世道并不是那么太平。

不知过了多久,赵虞轻声问道:“静女,我娘所说的难民,闹得很严重么?”

在旁,静女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把凳子上,由于周氏已经允许赵虞可以歇几日再去公羊先生那屋,因而她倒也不再催促或劝说。

直到听到赵虞的询问,静女这才摇摇头解释道:“少主,奴也有许久不曾出府了,不清楚府外的情况。……要不奴找在府门值守的人问问此事?”

听到这话,赵虞脸上露出几许惊诧:“你是说,府门外就有难民?”

“有一些的。”静女点点头说道:“前些日子,在夫人还未派奴前来伺候之前,奴碰巧听到府内的大管事向夫人禀告,说有些难民聚在咱乡侯府外,祈求咱乡侯府施舍一些吃食……”

“哦。”

赵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旋即翻身下了床榻:“走,去前门看看。”

“这……少主,等等奴……”

片刻之后,赵虞便带着静女来到了前院。

期间,有碰到府内的仆从与护卫,这些人好奇地看着府上的二公子快步向正门而去,但倒也没有上前搭话。

径直来到府邸的正门,赵虞此时便看到正门紧闭,从旁有四名腰跨利剑、身穿皮甲的卫士在那边闲聊着什么。

『这么严重么?连府门都关上了?』

赵虞惊讶地想到,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一般大户人家是不会在白天紧闭正门的——这大概是有什么说法。

注意到赵虞与静女向自己走来,那四名原本正在闲聊的卫士立刻停止了说话,纷纷面带困惑地向赵虞二人看来。

其中有一名目测三四十岁的护卫朝赵虞走近几步,旋即拱手抱拳,率先行礼:“二公子。”

继此人之后,其余三名护卫亦纷纷抱拳行礼:“二公子。”

赵虞也很意外于这些护卫都认得自己,不过这就好办了,他朝着那四名卫士点了点头,亦学着他们抱拳行礼作为回应。

“几位辛苦了。”

“……”那四名卫士见此,明显感觉有些惊奇。

此时,那名目测三四十岁的护卫困惑问道:“二公子,您这是……二公子来这边有什么事么?”

赵虞并没有立刻道明来意,而是拱手问道:“这位大叔怎么称呼?”

听到赵虞这话,那名三四十岁的护卫微微一愣,旋即脸上露出几许惶恐之色,连忙拱手说道:“在下可当不起二公子这般称呼,在下张应,二公子叫在下张应即可。”

旋即,在邓应的示意下,其余三名卫士亦纷纷向赵虞抱拳,自报姓名。

牛继、郑罗、石觉,这便是其余三名卫士的姓名。

互通姓名之后,气氛融洽许多,此时赵虞指了指紧闭的正门,问张应道:“张大叔,我想知道,为何白昼里将正门紧闭?”

“二公子叫在下张应即可。”

说着,张应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正门,旋即对赵虞解释道:“回禀二公子,这是张卫长的命令。”

『张卫长?』

赵虞小声附耳询问静女:“那是谁?”

温热的呼吸,弄得静女耳朵有些发痒,她忍着羞涩,附耳对赵虞解释道:“少主,府上的卫长姓张名纯,此人深得乡侯器重,统辖府内的众多卫士……”

“哦。”

赵虞了然地点点头,旋即又问那几名卫士道:“原来是张卫长的命令……不过,为何要紧闭正门呢?”

“这个……”

张应脸上流露出几许迟疑,似乎在犹豫是否需要透露给眼前这位二公子。

见此,赵虞又补充了几句:“莫是因为难民的关系么?”

听到这话,张应绷紧的脸庞稍稍放松,他惊讶地问道:“二公子知道此事?”

赵虞点了点头:“今日听母亲提过。……是故我来前门问问情况。”

“哦。”

一听到周氏,张应也不再隐瞒,如实告诉赵虞道:“正如二公子所言,张卫长下令关闭府门,正是唯恐那些难民冲击府内……”

“冲击府内?”赵虞微微睁大双目,面露惊讶之色。

话音刚落,从旁有最年轻的卫士郑罗小声嘀咕:“活不下去之人,什么做不出来?”

听到这话,张应回头瞪了一眼郑罗,年轻的卫士遂不说话了。

然而此时赵虞已经听到了这话,惊奇地问道:“那些难民竟会冲击府邸么?”

张应会错了意,以为是赵虞害怕,连忙安慰道:“二公子莫惊,这只是张卫长谨慎起见,那些难民岂有这个胆量敢冲撞咱乡侯府?二公子请放心,即便有人胆敢如此,我等亦会立刻将其……”

他抬起手,下意识地要做一个下劈的动作,但在看了一眼赵虞后,他半途将手收回,嘴里亦改了口:“将其抓捕。”

『……』

看了张应两秒,赵虞识趣地没有细究,岔开话题问道:“此刻府外,可还有难民在么?”

张应回答道:“有七成往县城方向去了,但还是有些人聚在府外。”

“能开门让我看看么?”赵虞问道。

“这个……”

张应犹豫了一下,劝说道:“二公子,恕在下直言,这些难民可没什么好看的,就是一些从他乡逃难而来的人……”说着,他看了一眼赵虞,又补充道:“这些人大多又脏又臭,其中有些甚至心肠还不干净……”

“张大叔,拜托了。”赵虞拱了拱手。

“……”

张应眼中闪过几许为难之色,足足迟疑了两个呼吸后,他这才点头说道:“既然二公子执意……那好吧,不过,请二公子千万不可靠近那些人。”

说着,他朝着其余三名卫士点了点头,下一刻,其余三名卫士合力抱下了门栓,将府门开启了一线。

见此,赵虞便走上前几步,从开启一线的正门中往外瞧。

此时他方才看到,距他乡侯府正门约二十几步外,有许许多多衣衫褴褛的难民,这些人有的在府外的空地上用衣物与树枝搭建了一个棚子,有的则披着衣物坐在地上,还有一部分则干脆躺在地上——许久赵虞都不见其动弹一下,也不晓得是否还活着。

鉴于角度问题,赵虞并不能看到所有的难民,他只能大致估测,估测出府外的难民怕是有二三百人之多,其中大多亦老弱妇孺为主,瞧不见有多少身强力壮的。

但远观这些难民的气色,或者说是这些难民的氛围,赵虞感觉死气沉沉,就仿佛是一些行将就木的将死之人,几无生气可言。

等等,照这么看,似乎难民的问题也并不算严重?

他想了想问张应道:“张大叔,据我所言,府外的难民约二三百人,如果难民的数量只有这些的话,府里稍微给予一些吃食,救济一下,应该也不要紧吧?”

听到这话,在旁的张应多看了赵虞几眼,旋即苦笑着说道:“二公子仁慈,但这些难民,仅仅只是百中之一而已。……咱乡侯府这边,府内只发过一次吃食,短短几日而已,那是夫人命令的,与二公子一样,夫人亦可怜这些难民,下令府内取出一些吃食给予难民,没想到在短短几日内难民蜂拥而至,转眼就增涨至千余人,张卫长唯恐出事,请乡侯劝阻了夫人,不再发放吃食,才杜绝了更多的难民涌向这边……”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正如张卫长所言,当时停止发放吃食后,府外的难民神情激愤,或有人叫嚣着要冲击府内,甚至带头教唆其余难民,张卫长见此,便带领府内卫士杀……呃,抓捕了其中几人,这才将这股难民当时的气焰压制下去。”

『……』

赵虞若有所思地转头看了一眼名叫郑罗的年轻卫士,终于明白这位年轻卫士方才为何会说那样的话,原来是已经有过先例。

可能是注意到了赵虞的举动,张应压低声音劝说赵虞道:“二公子无需可怜这些难民,我大晋原本就明文禁止乡民擅自逃迁,这些难民因各自乡里闹了天灾,不遵官府的禁止,远赴他乡逃难,原本就已触犯了国法,更别说其中有些人为了得到食物还会不择手段……就像夫人那回,明明夫人起初是善意,可待咱乡侯府停止发放吃食后,这些人竟视咱们为仇寇,甚至叫嚣要杀入乡侯府抢夺粮食,简直混账!……死有余辜!”

『升米恩、斗米仇啊……』

赵虞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咱乡侯府这边还算好。”

从旁,叫做牛继的护卫补充道:“咱乡侯府在周边的田地,包括田地一带的几座谷仓,这些日子频繁遭到难民的偷窃、甚至是抢掠,有大量的难民围聚在那里,逼得咱们派了不少人去看守……有些时候这些难民的行径,简直与恶寇无异!”

赵虞越听眉头越发皱起:“县城……我是说咱鲁阳县的县令,他不管么?”

“管不了那么多人啊。”

张应摇头说道:“前两日,张卫长护送乡侯从县城返回府内,当时我与他说过几句,据张卫长所言,此刻围聚在县城城外的难民,已有四五千人之多,二公子不知,县城这几年总共也只有三千户人,这一下子就多了将近一千户,而且还是张着嘴等着吃食的,县城如何负担地起?更别说还有源源不断的难民涌向咱鲁阳县……”

长吐一口气,张应摇摇头说道:“是故,县城那边只能将这股难民拦在城外,不管其死活。”

赵虞听得一愣,有些惊愕地问道:“县城不放粮?”

张应徐徐吐了口气。

“不放!”

“……”

赵虞张了张嘴,神色复杂地看向府外,此时他见到有一名妇人怀中抱着一个婴儿,手中牵着一个几岁大的孩子,跌跌撞撞地奔向府门这边,满脸哀求之色。

“恳求你们……求求你们……”

“关门。”

张应平静地吩咐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