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聊天群 我夺舍了大唐太子 宦海弄潮 绝世老神医 官场之权色 网游之三国无双 无垠
神羽战尊 如来必须败 神秘让我强大 斗破之无上之境 继父  调教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四章旧日仆卫(二)

发布时间:2021-04-09 08:45:23

『PS:新书期间求我的推荐票,大家踊跃票数呀~』 ————以下正文———— 当天暮色前,曹安、张季、马成三人便回到了赵虞的屋前,且随即在赵虞的指使下,由静女率领着步入了屋内。 步入屋内后,三人争相向赵虞施礼。 “

>>>《赵氏虎子》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旧日仆卫(二)》精选

『PS:新书期间求推荐票,大家踊跃投票呀~』

————以下正文————

当晚黄昏前,曹安、张季、马成三人便来到了赵虞的屋前,且随后在赵虞的授意下,由静女带领着走入了屋内。

进入屋内后,三人纷纷向赵虞行礼。

“少主。”

“二公子。”

与静女一样称呼赵虞为少主的,正是赵虞以往的近仆曹安,此人比赵虞年长五六岁,目测十五六的样子,当日赵虞惊魂不定没有细看,眼下仔细一打量,才发现这曹安尖嘴猴腮,整个人瘦地跟猴似的……

『上次见他有这么瘦么?』

赵虞心中有些困惑。

而此时,曹安则激动地连说话都有些哽咽:“少主,我还以为日后再无机会侍奉少主……”

看着曹安激动的样子,赵虞宽慰道:“冷静,冷静,曹安,近段时间你干嘛去了?”

一听这话,曹安激动地面色顿时耷拉下来,述苦道:“被我族叔罚去看守咱府上田地间的谷仓去了……”

通过曹安的解释,赵虞这才知道,原来乡侯府上的大管事曹举,便是曹安的族叔,当日赵虞从树上摔下来后,鉴于当时他除了失去以往了记忆以外并无大碍,周氏倒也没有开口下令处罚曹安、张季、马成三人,但曹举曹管事,还是把族侄曹安派去看守府外的谷仓作为处罚。

简单地说,在静女之前,曹安才是赵虞身边的使唤人,与赵虞形影不离,因此主仆二人感情最为深厚。

安抚罢曹安,赵虞转头看向张季、马成二人,

张季、马成二人皆是成人,目测二十来岁,粗略一看就知孔武有力,但从今日再次见面的情况来看,似乎二人很意外于再次回到赵虞身边。

这不,当曹安自认为以往与赵虞感情深厚,并无什么顾忌地向赵虞述苦时,张季、马成二人只是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见此,赵虞问二人道:“张季,马成,你二人可受到了什么处罚?”

张季与马成对视一眼,随后张季平静地说道:“回禀二公子的话,我二人只是被张卫长训斥了一顿,被打发去府外的田地里巡逻,事实上倒也没什么。”

相比较曹安,张季与马成二人,跟府上大多数仆从卫士那般都只称呼赵虞为二公子,这称呼一听就知道并非赵虞的身边人,而事实上呢,这二人也确实并非赵虞身边的使唤人,而是鲁阳乡侯挑选出来教导赵虞武艺的半个老师,负责教导赵虞剑术、骑术、射术等等,待日后赵虞长大投军后,这二人或许也会作为赵虞的跟班,与赵虞一同投军,好彼此有何照应。

但由于赵虞以往过于顽劣,过于亲近曹安而不肯听从张季、马成二人的劝告,因此,这二人与赵虞实际上倒也没有太深厚的感情,今日再次被调回赵虞身边,二人也感觉有些意外。

总得来说,这二人与曹安不同,并不会事事为赵虞马首是瞻,而是有自己的判断,这也正是那一日他俩与曹安争吵起来的原因。

注意到张季、马成二人的态度有些疏远,赵虞拱手对张季、马成二人说道:“张季,马成,前几日害你二人与曹安受罚,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这个举动,完全出乎了张季、马成二人的预料,惊得二人连忙上前扶住赵虞,连声说道:“二公子折煞卑职了。”

确实,赵虞作为府上的二公子,屈尊向二人行礼,这着实让张季、马成二人受宠若惊,二人心中对以往的一些不痛快,顿时烟消云散。

随后,当赵虞提出自己的想法,希望张季、马成二人明日保护他前往府外时,二人欣然答应。

见此,赵虞吩咐静女道:“静女,你去跟娘说一声,今日我就不去北宅用饭了,随后你再让庖厨准备些酒菜,送到这屋来……”

静女看了看曹安、张季、马成三人,犹豫道:“少主,这……”

在旁,曹安、张季、马成三人也纷纷表示使不得,毕竟他们三人都是府里的人,都知道今日晚上这顿饭,一向鲁阳乡侯一家团聚用饭,岂能因为他们而耽误了。

摆摆手打断了三人的劝说,赵虞笑着说道:“权当我向你们三人赔礼。……静女,快去吧,我娘不会不答应的。”

“这……好吧。”静女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去了。

果然,随后周氏在从静女口中得知了赵虞的打算后,并无任何不满,她甚至笑着说道:“我儿真是长大了,也懂得笼络人心了,静女呀,你去吩咐庖厨,让庖厨准备好些的酒菜。”

“是,夫人。”

“等等,替妾身看着虍儿哟,虍儿年纪还小,稍微吃些酒不要紧,但不可过量。”

“是,夫人。”

在周氏的允许下,静女吩咐庖厨准备了一些酒菜,送至赵虞的屋内,让赵虞与曹安、张季、马成三人在屋内吃喝了一番。

在一同用饭之际,赵虞也向曹安、张季、马成三人问起了他们这几日的经历:“听说你们三人前段时间在看守府外的几间谷仓,是因为难民的关系么?”

鉴于赵虞方才屈尊致歉,且又请他们在屋内用饭,不说曹安,张季、马成二人心中也已消除了芥蒂,一听赵虞开口询问,张季点头说道:“如二公子所言,正是因为有难民撬开锁,闯入咱府的谷仓抢粮,张卫长才会派我们去看守谷仓……”

“撬锁?”

赵虞听到后很是吃惊,因为他对难民的印象仅仅只是前段时间围聚在府外的那些人,尤其是那名带着两个孩童的妇人,自然不会想到,那群难民也会做出激进的行为。

“啊。”

在旁的马成应了一声,旋即借着酒意冷笑着说道:“撬锁、砸门,甚至用自制的木棍、木叉攻击咱们的兄弟,还扬言说什么要放火烧了谷仓,一群暴徒!”

赵虞转头看看曹安,后者注意到赵虞的目光,连连点头说道:“少主,这是真的,你想象不到那群人有多可恶,一开始只是偷咱府田地里的谷子,后来越来越胆大,聚众攻击咱府的谷仓,若不是张卫长……”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顿了一下,与张季、马成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似乎在犹豫是否应该将那些事告诉眼前这位二公子。

而最终,三人还是选择了善意的隐瞒,由张季接口岔开了话题:“不过,近今日县城开设工点后,咱府上的田地、还有谷仓,难民倒是逐渐少了许多。”

赵虞猜测,这三人显然是向他隐瞒了一些流血冲突,毕竟想想也知道,倘若说那群难民当真胆大到攻击他们府上的谷仓,甚至还扬言说要放火烧毁,以张纯、张卫长为首的府上卫士,肯定会跟那些难民发生严重冲突,甚至于闹出人命什么的。

想到这里,赵虞也就没有再细问,顺着张季的话问道:“你们三人也被派到工点去了,怎么样,情况如何?”

“大多数的难民还是老实的。”张季放下手中的酒碗,讲述道:“县城一开设工点,他们就往那些工点去了,老老实实地挖土,换取吃食……我与马成对一部分难民监管了几日,总得来说还行,就是有时候也是提心吊胆,生怕这群难民惹事……”

“主要还是人手不足。”

在旁的马成顺着张季的话解释道:“像张季跟我这几日,光咱们两个人,就要看管两三百人的难民,既要看着他们,防止其中有人偷懒,也要在放食时维持秩序……尤其是放食的时候,有些难民嫌吃食少,一涌地围过来,即便眼下回想,也是怪后怕的。”

从旁,曹安见赵虞一个劲地与张季、马成二人说话,他忍不住亦插嘴道:“你俩还好,只是监管那些难民,我还要负责抗米桶咧,这几日可把我给累死了……”

『我说怎么感觉瘦了许多。』

看了一眼瘦猴似的曹安,赵虞恍然大悟。

借助这顿饭,赵虞向曹安、张季、马成三人询问了工点的大致情况,而几人之间的气氛,也随着这顿酒变得融洽了许多。

唯独静女显得格格不入,从头到尾端着饭坐在赵虞身旁,一言不发。

大概戌时前后,待赵虞相约众人明日出府到那些工点看看究竟后,曹安、张季、马成三人纷纷告辞离去,各自回各自的屋子歇息。

“二公子……感觉变了许多呀。”

在离开赵虞的屋子后,张季忍不住对马成说道。

虽然有几分醉意,但马成仍有自己的判断,听到后点头说道:“简直判若两人。”

“我怎么没感觉到?”曹安在旁插嘴道。

瞥了一眼曹安,张季与马成对视一眼,也不搭话,径直回屋歇息去了。

他俩跟这个家伙,可不是一路人。

而此时在赵虞的屋内,静女则与唤来的几名仆从收拾着碗筷。

待收拾完毕,那几名仆从带着碗筷离去后,赵虞好奇问静女道:“静女,方才怎么一直都不说话?”

静女迟疑了片刻,对赵虞说道:“少主,张季与马成二人是有本事的人,但曹安,奴以为少主不应该再与他来往,甚至,不应该将其召回身边,据奴所知,那曹安以往除了教坏少主,并没有什么别的本事……”

赵虞早就知道静女对曹安有成见,闻言笑着说道:“我有分寸。”

听到这话,静女也不好再说什么。

与静女对曹安的偏见不同,赵虞其实对曹安有几分好感,毕竟当日他从树下摔下来后,曹安表现地异常急切,教不教坏姑且不论,至少曹安对他——或者说对以往的赵虞确实有足够的忠心。

身边有一个言行计从的仆从在,又有什么不好呢?

当晚无事,赵虞与静女早早歇下。

明日,他决定带着几人去附近的工点看看情况,毕竟以工代赈,真正实施起来确实并非像嘴上说的那么简单,倘若无法协调好各方面的人员,那可是闹出乱子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